【记梗】灵魂之火

一时脑洞,如有撞梗请提醒我,相近的酌情修改、严重的我会删除


开放认领梗授权,借梗时请标注作者和出处,标注清楚即可自取(文字说明LO主or复制本篇链接,一发完结的放在开头结尾都行,连载的只用放开头第一章、后续只需说明已获得授权详见第一章),无需另行私我申请授权。

开放领域限定

完全开放:

欧美超英(DC/漫威/其他家,漫画/电影/演员rps/原创主角等皆可)

限制开放:

全职高手(原著向开放,原著人物+三大设定开放,原著人物+东方仙侠玄幻/西方奇幻魔幻背景开放,原著人物+现代都市架空/青春校园架空不开放,原创主角不开放)

足坛(rps足坛背景开放,rps+三大设定开放,rps+世界观/背景架空不开放,原创主角不开放)

以上任意开放领域交叉搭配皆可

其他任何领域不开放授权

PS,授权开放式不独家,我自己想起来也会写


☆灵魂之火☆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捧灵魂之火

灵魂之火的旺盛程度与人精神的强韧程度存在一定关联,与身体状况的关联尚未证实

灵魂之火的燃料是人类的情绪

情绪本身是中立的,灵魂之火七情六欲都吃

只不过吃到的情绪不一样,火焰的颜色也不一样

情绪越多,灵魂之火越“亮”

但是,情绪会随着产生源头的不同存在正向和反向的属性

而这些属性会让灵魂之火产生不同的饱和度

情绪内敛、外放以及其他一些因素,会影响灵魂之火的形态

灵魂之火不能被主人看见,只能被他人看见,而且存在一定条件

灵魂之火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不会紧随主人

灵魂之火是动态的

极个别情况下,灵魂之火还会附带一些其他小东西

☆总结☆

情绪本身的属性决定灵魂之火的颜色,情绪不一样,颜色不一样;

情绪越丰沛,看到的人会觉得越亮、越刺眼;

灵魂之火的形态与情绪的内敛、外放、主人的性格等有关,小火苗、火雨、野火燎原……;

情绪源头的属性决定灵魂之火的灰度,因之产生情绪的源头不一样,会改变灵魂之火颜色的纯净程度;

PS,暂时摒弃火焰相关的物理规律吧,它就是个梗


☆段子举例☆

【DC】

当蝙蝠灯亮起时,哥谭市的人民总会在那个天空之上蝙蝠图案的边缘,看见亮得刺眼的白色火焰

这是世界上目前已知唯一的、灵魂之火离体的案例

也是世间少有的、所有人看起来都一致无二的灵魂之火

蝙蝠侠就是哥谭

My little bat,想把你的灵魂之火,彻、彻、底、底,染成黑色呢……

【漫威】

X教授曾经险些就要面临一片彻底黑暗的世界了

因为刚开始使用脑波放大机的时候

他有点断不清人的思维和灵魂之火,差点被亮瞎

后来他才觉得,肯定是万磁王的锅

都怪万磁王

为什么——要在他连接的时候问他能不能动他的头发让他分心?!

再再后来

他才发现

那天他看到的、那一片滔天火海

其实,都来自万磁王一个人

【足坛】

自从遇见雷东多的第一天起,古蒂内心就烧成了一片野火燎原

面对自己的小粉丝,雷东多其实没有传言的那么难搞

毕竟古蒂的灵魂之火已经旺盛到都能被他看到、甚至接触到的程度了

每次相对,雷东多都会被一堆温暖的、扑登扑登冒着红心的小火球给彻底淹没

偶尔他伸手戳上一下

那堆小火球就会”嗖“的一下缩回主人身后——

有的老老实实缩着,有的还在探头探脑,有的扯着主人的衣角靠近他,还有的自己就闹成一团

这种情况下,努力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古蒂看起来就格外可爱了

【超英】溯时计 003 相知

阅读注意事项:

※  贾尼/尼贾,但是非典型,且CP上线晚

※  时间线混乱,以个人捋顺加设定的为准(比如银红姐弟按X战警的时间线来走,那到了复联时期不说爱人孩子热炕头吧那肯定也是成熟大人了);人物形象可能放飞上天

※  前期主X战警+MCU亲世代,后期综X战警+复联,DC家主正义联盟,emmmm,魔改后加分量了

※  有脑洞有阴谋,但是不会搞得苦大仇深黑暗一逼

※  tag倾向:一般会打上剧情宇宙tag(复联/DC/X战警)+高光剧情人物tag+cp tag(初遇、关系转折、感情重大进展),视具体出场情况实际上tag


以下正文

    那个金发蓝眼的少年笑语晏晏,“嗨?”

    艾瑞克有点结结巴巴,他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遇到可以友善说笑的同龄人了,“Ja,Ja,Ich meine(德语:是的,我是说)……”艾瑞克转头看向海曼,似乎是想要求助。

    “你好,泽维尔先生,你可以叫我海曼,他的名字是艾瑞克·兰谢尔。”

    “E—R—I—C?”

    “呃……”

    海曼转而用德语向艾瑞克发问,“你的名字拼写是E—R—I—C还是E—R—I—K来着?”

    “E-r-i-k L-e-h-n-s-h-e-r-r,这就是我现在所用的名字。”

    “Jetzt(德语:现在)?”查尔斯·泽维尔挑了挑眉头。

    “我是个犹太人。”艾瑞克只说了这一句,就足够让在场的人明白他的处境。

    “好吧,好吧,我没有其他意思,我现在认识的是艾瑞克·兰谢尔,将来也会一直是他,你不会再某一天突然让‘Erik Lehnsherr’消失或者变成其他什么,对吧?”

    “是的。”艾瑞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那么……虽然提起这个很残忍,也许,你过去的名字其实会有助于将来跟家人、亲友联系呢?他们不一定知道‘Erik Lehnsherr’就是你吧?”

    查尔斯指出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

    艾瑞克耸了耸肩膀,故作无谓:“我的家人都不在了。”

    “Oops……”

    一直站在查尔斯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儿忍不住出了声,随后惊讶又抱歉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段对话是在查尔斯的思想中进行的。

    “瑞雯……”查尔斯无奈地微笑,换成了在现实中用德语讲话,“对不起,我想她不是故意的。”

    “也许……你还有个女朋友?”

    “不,没有……”艾瑞克条件反射一般的反驳,随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你可以读心?!你的能力不是让人跨越语言障碍对话?”

    “是的。我和瑞雯都是‘有能力’的人。你们俩不也是吗?”

    “我们并不是男女朋友……”艾瑞克耸了耸肩。

    “我在那里的时候,因为能力比较受看中,他们说我可以自己挑个女孩儿‘作伴’,玛格达就扑了上来。这也没什么好指责的,每个人都想过得好一点。我觉得他们是想搞到我的孩子去做实验。我和玛格达努力不要爱上彼此。在集中营当中,真心的爱情只会是一段悲剧,而且玛格达一怀孕就被带走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

    说到这里,艾瑞克面上的无谓终于褪去:“我和玛格达没有成为爱侣,但是成为了好朋友——”

    周围有什么东西在隐隐作响,接着“咣当”一声,查尔斯家城堡门口的铭牌掉在了地上。

    “冷静点,冷静下来艾瑞克,”查尔斯对于能力的使用还不是很熟练,他不敢贸然深入艾瑞克的思维,唯恐造成什么后果。

    倒是海曼,进入人类思维对他来说简单的就像喝水吃饭,又因为“代码聚合体”的特质,对思维的认知可以细致到最小的颗粒度,所以虽然不能读心,但是理顺情绪乱流倒是很顺手。

    再加上娜塔莎给他提供的经验。

    艾瑞克很快就冷静下来,海曼对他说:“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能力是什么?”

    艾瑞克和查尔斯一起愣住了,倒是瑞雯快人快语:“不是空间门吗?”

    海曼笑了笑:“对啊,只要能找到她在哪里——或者她的墓地在哪里。她是个好女孩儿?那就不该再留在那里,放任那些人‘作为’。”

    查尔斯就开始想多了:“要警惕他们的防卫措施,不过看样子海曼你应该能力还挺熟练的,可以直接从波兰那边定位到我家门口……”

    海曼终于想起来他为什么一直觉得有点些微的不对劲了。

    他一开始想定位到的地点明明是位于市郊的新复仇者基地所在地!怎么就跑到查尔斯家门口了?后来的泽维尔天赋青少年学校其实离新复仇者基地都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呢。

    海曼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说不定将来复仇者基地要跟泽维尔学校做邻居?或者复仇者基地的地盘就是从查尔斯·泽维尔手里买下来的。嘿,这可就有意思了。

“我们先进屋去吧。”查尔斯笑了笑。

    偌大的客厅空无一人,有了查尔斯端来的一碟小饼干和一壶茶,瑞雯就乖乖的窝在那里看动画片去了,大人们说的话她听不懂,那就放她自己玩嘛。

    三个人商量了很久,问题还是归结到一点——如何准确定位到艾瑞克的孩子在哪里?

    从欧洲出发前往美国,向西走要横跨整个大西洋,向东走还要加上整个亚欧大陆,距离太远了,而且婴幼儿一般都还没觉醒能力,查尔斯定位不到。

    艾瑞克在那边的时候,顾着自己能够安安全全活下来已经很辛苦了,逃跑之后甚至饥寒交迫到要扒钱包,也顾不上打探孩子到底在哪里。

    “一个问题,如何确定那真的是你的孩子?文档、资料、证言这些东西,都没有真正的血缘可靠。”海曼放松了正襟危坐的姿势,往沙发里一窝,“所以,即便我去了,我去带谁回来呢?”

    “另外一个,艾瑞克,我和你,还有你的孩子,我们在美国是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文件的,驾照和社会保险号码都没有……”

    “我可以帮忙,”查尔斯眯了眯眼,“对我来说这不难做。”

    “那我们就要商量一下,我们是以什么形式留下来了,”海曼笑了笑,“艾瑞克比我年轻,但实际上我们两个都是大人了,瑞雯是个小姑娘需要照顾,但我们不是,你对我们的帮助,我们并不能就心安理得的直接收下。”

    “那就当个老师,”查尔斯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我想办个学校,我和瑞雯的能力无法直接应用于战斗,瑞雯她还小。我们需要保护,也需要教导。”

    “说到学校……查尔斯你还在念书吗?”

    “啊!”说到这个,查尔斯的脸僵硬了一下。

    他才刚刚拿到牛津的通知书。

    家里刚入住了一位蓝皮肤小妹妹,搞得他差点都忘了这个事情了。

    别的不用说,看查尔斯那个表情,海曼和艾瑞克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

    “没关系的,我去欧洲读书,正好方便近距离查些事情。”

    “至于瑞雯……”

    “什么事?查尔斯你在喊我吗?”

    人名都是音译,这个还是听得懂的。

    在家里瑞雯就解除了伪装,一身蓝的小姑娘嘴里塞满了饼干,说话都有点嘟嘟囔囔的。

    还在扑簌扑簌往下掉渣。

    她还是饿怕了,查尔斯的表情柔和下来。

    嗯,这个表情你完全可以称之为姨母笑。

    “瑞雯是你做主留下的,她应当是十分依恋你,我觉得丢下她不合适。”海曼补了一句。

    “而且,如果不跟在你身边,泽维尔家的管家、佣人……那些人会听瑞雯的话吗?会好好照顾瑞雯吗?会为瑞雯保密吗?”

    Biu~艾瑞克三连问正中红心。

    好了,现在看看他们最终想要达成的效果: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去英国。

    其中,查尔斯是去念书的,艾瑞克是去追查孩子下落的,海曼是跟过去帮忙的,瑞雯是跟过去混饭吃的。

    其实开个空间门就行,但是查尔斯念书肯定少不了各种文件资料。

    那就得走正常途径入关。

    查尔斯为了给大家弄好一整套身份文件差点没挠秃头。

    总之,在查尔斯真的秃头之前,大家总算一起整整齐齐地到了英国——才怪。

    “为什么被抛弃的是我?”

    查尔斯脸上是显而易见的震惊。

    瑞雯现在已经很习惯通过查尔斯脑内建立起的链接跟大家聊天了。

    毕竟说英语艾瑞克听不明白,说德语瑞雯又听不懂。

    “因为查尔斯和你家厨师做饭都太难吃了,海曼做得更好吃。而且我听说英国菜尤其难吃,所以我觉得还是留在美国比较好。你一个人去英国就好了。”

    小姑娘吃得心满意足,头也不抬的说。

    查尔斯感到万分失望,但是坐在饭桌前吃饭的他也不敢惹厨师,只好把寻求认同感的目光投向艾瑞克。

    艾瑞克抬了抬眼,查尔斯手中的叉子被他用能力摁回了盘子里,“吃饭。”

    查尔斯只从艾瑞克那里得到了这两个字。

【超英】溯时计 002 扰动

阅读注意事项:

※  贾尼/尼贾,但是非典型,且CP上线晚

※  时间线混乱,以个人捋顺加设定的为准(比如银红姐弟按X战警的时间线来走,那到了复联时期不说爱人孩子热炕头吧那肯定也是成熟大人了);人物形象可能放飞上天

※  前期主X战警+MCU亲世代,后期综X战警+复联,DC家主正义联盟,且打卡上班到点下班,不多牵涉

※  有脑洞有阴谋,但是作者智商没那么高,不会搞得苦大仇深黑暗一逼

※  tag倾向:一般会打上剧情宇宙tag(复联/DC/X战警)+高光剧情人物tag+cp tag(初遇、关系转折、感情重大进展),视具体出场情况实际上tag


以下正文

    “你确定要使用盾牌了是吗?不过,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高强度材料制成,可以吸收攻击的能量,防身来说确实不错。不过鉴于它不是个常规武器,所以你得好好练习。”

    霍华德·斯塔克看着抱着盾牌爱不释手的大个子,挑了挑眉毛。

    “那当然。它总不会比我还没现在这么壮的时候去参与军队训练更加艰难了。”成功的带回了一队伙伴让史蒂夫·罗杰斯心情大好,“来吧,我的记忆力告诉我,我知道九头蛇的基地分部,让我指出来,然后一起去消灭掉他们吧。”

    “哦?这可是个好消息。”菲利普斯上校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些许,“真是上帝保佑,听说盟军准备今年六月份干票大的。”

    “这是机密计划吧?”佩姬·卡特神色严肃起来,“我大概猜到你要说什么了,但是,战略科学军团应该是独立的。”

    “可是那些该死的混蛋们不会管这么多。”菲利普斯上校耸了耸肩膀,“他们想对普通人动手就会对普通人动手,想跟普通军队打仗就会跟普通军队打仗,事实上他们拿到了先进武器跟……跟一些比较厉害的玩意儿之后,就是普通军队遭殃的日子了。而如果需要对付‘超级坏蛋’,恐怕就需要‘超级力量’出手了。”

    “我当然没问题!”史蒂夫·罗杰斯首先表示了同意。

    自从注射血清之后,他总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之前那段跟跳着大腿舞的女郎们一起推销债券的时光简直无聊透顶。

    有地图在手,加上史蒂夫·罗杰斯率领的咆哮突击队,几乎无往不胜。

    但也只是几乎。

    在对佐拉博士实施“斩首行动”的过程中,九头蛇那种神秘的、仿佛在发射激光的武器给他们造成了很大麻烦。

    搏斗中列车车厢破损,而这时刚好咋高架桥上行驶——他的挚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不慎掉落悬崖。

    史蒂夫·罗杰斯又回到了那家小酒馆。在轰炸中,小酒馆已经沦为废墟,自然不会有悠扬的音乐、熙熙攘攘的人群、空气中弥散的酒香,也不会有人大声吆喝着、与每一个认识的或是不认识的人干杯。

    他找到一张小桌,又扶起一个板凳,就坐在那里,合着透过空无一物的窗框照射进来的阳光、伴着空气中弥散的火药味和烟尘,喝起了自己带来的酒。

    可惜他代谢太快了,可惜他喝不醉。

    史蒂夫·罗杰斯最终决定发起反击。

    是的,他坚信这是反击而非复仇,从他成为美国队长的第一天起,不,是从他参军屡屡被拒起,他就在心中树立起了一杆正义的旗帜。

    他故意装得像一个一心为好朋友复仇的莽汉一样,孤身闯进了九头蛇位于阿尔卑斯山脉地表之下五百英尺的秘密基地。果然不出所料,红骷髅施密特已经在此布下天罗地网。

    他“寡不敌众”,最终“失手被擒”。

    就在这时,他的好伙伴、好战友们攻了进来,与施密特麾下那一帮已经昏头昏脑只知道高喊“Hail Hydra”的人展开了战斗,而他则去追击施密特。

    没错,打击红骷髅这样的“超级坏蛋”,当然得他这种“超级力量”出手——他的战友们当然意志顽强、战力超群,但对付红骷髅,现行的军队作战方式已经不管用了,还是让他来比较合适。

    史蒂夫·罗杰斯成功破坏了施密特大肆轰炸的计划,却不料在打斗过程中,那个蓝莹莹的方块竟然亮了起来,好像机器启动一样。施密特那个家伙举着方块如获至宝,但是转瞬就化作飞灰消散殆尽,那个方块也落进海里,难寻影踪。

    当然,对这一切,Jarvis Hyman是毫不知情的。那他现在为什么会同样在这片海域上空呢?

    他感受到“二阶魔方”被激发了。

    无限宝石如果被激发,就意味着地球向整个宇宙张开了怀抱,“欢迎”一切访客,无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他来到这里之后,只看到大片崩塌的冰层。

    感受到“二阶魔方”的气息被层层海水所掩盖,直至消失殆尽,他终于放下心来。

    返程途中,Jarvis Hyman选择了从地上走。途径波兰南部某处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钱包好像从兜里飞了出去——顺着那股轨迹望过去,他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儿。

    隐约还能看出条纹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脏污不堪了,头发乱糟糟的,身上都是灰土,眼神警惕、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个铁质卡口的小钱包,正浮在两人中间。

    Jarvis Hyman干脆原地坐了下来,说:“嘿,男孩儿,你也是……什么人给了你这种能力?还是天生?”

    他用英语说了一遍,小男孩儿眼中闪出意思疑惑,随即又被警惕所取代。

    他又换成德语说了一遍。

    不知这句话哪里打动了这个男孩儿,他放松了一些,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钱包还了回来:“我,我实在是太饿了。”

    “这种人有很多吗?”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一大块面包,又喝了一瓶水,“我叫艾瑞克·兰谢尔。我是说,这种有能力的……你也是吗?”

    艾瑞克·兰谢尔?Jarvis Hyman挑了挑眉头,没想到后世一枚硬币艹翻地球、大名鼎鼎的万磁王还有过这样的童年。

    “我叫Jarvis Hyman,你可以叫我海曼。”

    不论如何,既然对方主动,那通报姓名应该是双向的。

    “我说,你既然想让别人叫你海曼,那应该把‘海曼’放到名字的位置上,我们不会天天管别人喊姓氏的。你不喜欢Jarvis这个名字吗?听着还行?”

    “是的,它……它确实是个好名字,”海曼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只是,我就是不太想叫这个名字。有人给了我这个名字,我想保留它,但是……”

他又想起了L的那段话。

    “Just Another Redundant Vain Imitative System(只是另一个多余的、徒劳无功的、伪劣仿品性质的系统),你就指望他去扭转过去拯救未来?别提了,他又不是你!”

    不得不说,实际上L非常照顾他。但是毒舌起来也真让人受不了。

    “算了,Jarvis或者Hyman,叫什么都行。”

    他既然在此开始了新的一生,那么就要学会接纳自己。

    “嗯……海曼,谢谢你救了我。”

    终于从那种几乎让整个人都燃烧起来的饥饿感中缓和过来,艾瑞克·兰谢尔觉得应该对他的恩人好一点,所以还是选择了“海曼”这个称呼。

    “好吧,谢谢你的善解人意,艾瑞克,但是严格说起来你的救命恩人并不是我。”

    “什么?”

    艾瑞克有点不明所以,难道不是面前这位海曼先生不仅没有追究他偷走钱包的企图,还给了他吃的和喝的东西吗?

    “你是从集中营逃出来的,是吗?”

    “你怎么知道?”艾瑞克·兰谢尔本能的警惕起来。

    海曼笑了笑,“德国口音,亲爱的艾瑞克,你看起来有点狼狈,又不是军人,德占区还过得不好的德国口音人士,我猜,是犹太人?而且你至今都穿着这身条纹的衣服。这是集中营特色,我想不至于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开始流行这种款式。”

    “我——我只有这件衣服了!”艾瑞克的声音近似于低吼。

    “我猜,你的能力应该会让你对金属类物品有特别的感应。所以,尽管你不太可能打探到交战形式,但是,凭借这种感应,你可以感觉到大多数的武装措施和防卫措施,例如铁丝网、坦克、飞机、枪炮等等……也许有时你自己未必意识得到,但是这种感觉足以让你避开很多危险地带。”

    “所以对你来说,避开普通军队的战场,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对‘能力者’的特别追踪,你未必躲得开。所以我才说,你的‘救命恩人’另有其人——美国队长,听说过吗?”

    “美国……队长?”

    显然,这个词、这个人物,对艾瑞克·兰谢尔来说,非常陌生。

    “他的对手可比你在集中营可能碰到的那些‘恶魔’们还要更加凶残。约翰·施密特,有人称之为‘红骷髅’,是纳粹的首席科学家,所谓‘元首’的面前红人,统领着纳粹当中针对‘特殊力量’的研究。盟军在诺曼底的战斗牵扯了普通军队的行动,约翰·施密特被美国队长‘吸引’——这才是针对‘特殊力量’的看押出了纰漏的原因。”

    “那他是美国人吗?我们要到美国去才能见到他对吗?美国离这儿很远吗?”艾瑞克·兰谢尔一旦从饥饿与死亡的威胁中挣脱出来,那种少年的天性又层层上涌。

    也许是本能的警惕心也说不定呢?

    “三个答案都是,是的。不过我可以带你‘抄近道’,非常近的那种。”海曼脸上露出了微笑。

    “是你的能力对吗?”

    “是的,”海曼划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空间门,那头是一片碧绿的草坪,阳光明媚,不过空间门很快就消失了,“其实我也可以开空间门,但是空间门是点对点的,这边开门,那边也会发现这个门,所以,以防万一,如果你想跟着我去,我会采用另一种方式。”

    遵照海曼的嘱咐,艾瑞克紧紧的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肩膀上,感到海曼还将一只手放到了他的后颈——艾瑞克抖了一下,但最终也没做出什么。

    合上眼睛之前,艾瑞克看到蓝色的光芒把他们两个包裹到一起。传送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或者奇异。当海曼对他说“我们到了”的时候,好像只过去了一个瞬间而已。

    艾瑞克睁开眼,草坪与泥土的清香恍惚之间几乎让他窒息。

    所以片刻之后,转过身的那一刹那,即使又看到两个人,被发现、被捕杀的风险似乎又开始上涌,他也没来得及叫出声或是发动攻击。

    那个人伸出手,艾瑞克握了上去,这里的阳光与草坪让他眩晕。

    “你好,我的名字是查尔斯·泽维尔。”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