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英】溯时计 005 和平

阅读注意事项:

※  贾尼/尼贾,但是非典型,且CP上线晚

※  时间线混乱,以个人捋顺加设定的为准;人物形象可能放飞上天

※  前期主X战警+MCU亲世代,后期综X战警+复联,DC家主正义联盟,emmmm,魔改后加分量了

※  有脑洞有阴谋,但是不会搞得苦大仇深黑暗一逼

※  tag倾向:一般会打上剧情宇宙tag(复联/DC/X战警)+高光剧情人物tag+cp tag(初遇、关系转折、感情重大进展),视具体出场情况实际上tag


    #鲁道夫·赫斯已被逮捕入狱#

    #比德尔和帕克担任审判法官#

    #恩斯特.卡尔滕布鲁纳已被逮捕入狱#

    #纽伦堡正在举行开幕式#

    #肯普纳担任审判检查官#

    #纽伦堡监狱防卫森严#

    #赫尔曼·戈林接受审判#

    #杰弗里·劳伦斯担任审判大法官#

    ……

    #十二人判处绞刑者,三人判处无期徒刑,两人判处二十年徒刑,一人判处十五年徒刑,一人判处十年徒刑,两人宣判无罪、予以释放。#

    “别看了。”查尔斯抽走了艾瑞克手里的报纸。

    “为什么还会有人被判无罪?”

    艾瑞克声音低沉,瑞雯有点担心的看了看周围的金属制品,好在什么也没发生。

    “证据,法律审判讲究证据,艾瑞克。就比如,我们都信任你对那个塞巴斯蒂安·肖的恨意是合理存在,但是,同时期他身边的人,是否存在暴行和罪过仍然需要调查和证据,这不是我们早就说好的原则吗?”

    “可是,一般人能够由人类法律审判、人类监狱关押,变种人呢?人类的法律可不会关心对他们毫无作用的变种人抑制器在法律上应该归属于纯洁阵营还是有罪阵营。而且,如果真的存在针对变种人的特效武器和监狱,谁来保证它不会被非法利用呢?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的‘审判力量’。”

    艾瑞克仍然忧心忡忡。

    已经开始学习历史和社会类别课程的瑞雯对此嗤之以鼻:“艾瑞克?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人类——我是说普通人的数量到底有多少。”

    “不少……是吧?”艾瑞克一脸的迷茫,反正好像是哪儿都有人吧。

    “世界人口‘锐减’六千二百万,导致现在世界人口‘仅有’十八亿到十九亿。”

    “而现在变种人有多少呢?在普通人的汪洋大海之中,变种人的数量又有多少?能达到世界人口数量的零头吗?艾瑞克,地球的年龄有几十亿岁,人类的进化以百万年计算,而世界上第一个建国的古埃及是在三千一百年前,人类探索到的第一部成文法典不过在两千一百年前,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人类社会的发展基础之一就是人口数量的变化。正是因为人口的大量增长,人类才会需要分工、需要分配、需要纠纷的解决,才有人力去做这些事。几十个人或者一两百人就要搞出来警察、军队、检察院、法庭、监狱……艾瑞克,你把‘社会’这个词想得太简单了。”

    最后,终于有一次能在大人面前高谈阔论发表看法的瑞雯,斜睨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艾瑞克·兰谢尔先生:“切,没文化真可怕。”

    这句话瑞雯是跟着海曼学的。

    查尔斯和艾瑞克两个人相对无言。

    “发生什么了?”海曼探头过来看了看,“查尔斯,你想的太大声了。”

    “哦……”查尔斯几乎要整个蜷缩起来窝进沙发里。

    查尔斯不久之前开展了散发思维、利用能力寻找变种人同胞的练习和试验,有时情绪波动大了,就会收拢不住。本来,其他人没有读心能力,也不会感觉到这种“接触”,查尔斯就请海曼陪他做练习——

    海曼本身没有读心能力,但是他可以接触到人的思维。打个比方,查尔斯的大脑类似于一台高级服务器,能够下发资源、搜索资源。而其他人都是客户端,只有简单的资源上行和下载,没有和服务器的自主沟通。而海曼则是一台超级服务器,能够全自动全天候地侦测到查尔斯哪怕只是无意之间散发出的“WiFi信号”。

    开展这个练习后,海曼立刻对查尔斯说要搬到庄园里距离查尔斯的主卧最远的房间——查尔斯受到能力练习的影响,不做梦则已,一做梦就是惊天动地,天天晚上睡觉还要拯救世界,海曼也会觉得累的。

    倒是艾瑞克和瑞雯,因为根本没这个功能,睡觉一个比一个香。

    查尔斯已经为此不好意思很久了。

    “所以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人力。”海曼敲了敲艾瑞克那边的桌子,抱着书坐了下来,“总统竞选还要四处拉选票,规模农业发展起来以前,我们搞农业也是靠农民手工去种地的。”

    “换句话说,就是寻找我们的同胞。”查尔斯接的很顺。

    海曼把他手中那几本书放到了桌子上,点了点封面:“无论将来我们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我都建议你们读一读这两本书。”

    《君主论》,和《罗伯特议事规则》。

    查尔斯已经念到了大学,可以进行精深的学习,所以没必要放弃学业。保持良好的社会身份和认知有助于他的未来。

    而艾瑞克,他在集中营待到了十几岁,人生都被颠覆,已经没有心力再去进行学术研究级别的学习,对他来说,正确的学习方式是围绕人生目标补充必需的基础知识,进行专项研究。

    “为了和平,艾瑞克。战争给所有人,包括变种人和普通人类,都带来了非常深的伤害。战后至少十年,艾瑞克,十年以内,我极度不建议你掀起大规模的杀伤性行动,或者从杀伤性出发进行行动规划。”

    “除了塞巴斯蒂安·肖?”艾瑞克不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

    “除了塞巴斯蒂安·肖。”

    “好吧,”艾瑞克的语气有点敷衍,但是比起从前提前些东西时已经好很多了,“为了和平。”

————————————————————————————————————

    “为了和平。”

    佩姬·卡特凝视着眼前这位美得惊人、又聪明得惊人的女士。

    海蒂·拉玛漫不经心的抽了口烟,神色中带着一种微妙而锋锐的厌恶:“我都说了,四年前我们就把‘跳频技术’的专利捐献给了政府,如果你需要那项技术,商讨的对象根本不应该是我。你们……你们叫什么来着?”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你可以简称为‘神盾局’。”佩姬并没有如此轻易的放弃,她清楚霍华德·斯塔克为了一项技术的进步能够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而海蒂·拉玛的正式职业使得霍华德原本自己接近海蒂的计划显得不那么合适了。

    霍华德·斯塔克想要的海蒂·拉玛不是一个大制片厂手底下会跟他闹绯闻的女明星,而是一个真正的技术天才。

    直到现在,神盾局建立,海蒂·拉玛与米高梅解约,霍华德·斯塔克终于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佩姬·卡特,拜托她从中转圜。

    “我对做一个特工或者做一个研究员都没有兴趣,”海蒂·拉玛掐灭了那支抽了一半的烟,“十五年前我疯狂的迷恋上了表演,中断了通信专业的学习,一脚踏进了大银幕的世界。我的确没想到那个强迫我退出电影界、却允许我为他记录军事最高机密信息的前夫会是个纳粹分子,但那都是从前的事情了。”

    “五年前我和乔治设计出了飞机导航装置,申请了‘跳频技术’的专利。第二年它一通过审核,我们几乎立刻就把它赠送给了政府。但是我真的无法预料军方人士竟然愚蠢至此,仅仅因为灵感来源于自动钢琴,就把这一项源于德国纳粹第一号供应商奥地利的机密技术拒之门外,还劝说我应该像美国队长那样出去唱歌跳舞卖债券。”

    “我可不想再和那样的蠢货打交道了。侮辱我十五年来的梦想,又对真正的技术嗤之以鼻。”

    “我谨代表我的‘朋友’,向您发出邀请,拉玛女士。”这一句话佩姬·卡特说得缓慢而沉静。

    “你的朋友?那不就是政——你的‘朋友’?”

    “有很多人知道,我有一个好朋友,名叫霍华德·斯塔克。”

    “哦——”海蒂·拉玛靠回了椅子里面,OK,这位先生不可能是由于“风流成性”而看上自己,他对科技的痴迷和对夫人的爱意闻名遐迩,真的是看上了……

    “您可以对自己更有自信些,女士,”佩姬点卡特适时放缓了语气,“您也说过离开校园是十五年之前了,而在十年都专注于电影事业的情况下,您依然可以和同伴研究出‘跳频技术’,霍华德说他需要通信方面的专业人才,这种情况下他注意到了您。”

—————————————————————————————————————

    “这下我们可以安心搞研究了。”海曼拍了拍手。

    “铛铛~”瑞雯拍了拍手,“Xavier实验室,和Cisco工业~”

    “说真的,海曼,多谢你提醒我,我们确实需要特殊的‘工装’。”查尔斯笑着摇了摇头,“不然我真的要头疼该给瑞雯买什么衣服——瑞雯大概只有穿着纳米装甲才比较方便了。”

    “但是说实话,纳米装甲这种东西,从头研究的话是来不及的,我们需要为Cisco寻找合作伙伴。一个和美国政府与军方牵绊不深的、技术实力优越的、能够保守机密和保有自身独立性的合作伙伴。Stark工业不行,他们军武起家,军方色彩太深了。”


==============================================

Cisco工业并非原创的名字,出自漫威电影,猜猜是哪里?

【超英】溯时计 003 相知

阅读注意事项:

※  贾尼/尼贾,但是非典型,且CP上线晚

※  时间线混乱,以个人捋顺加设定的为准(比如银红姐弟按X战警的时间线来走,那到了复联时期不说爱人孩子热炕头吧那肯定也是成熟大人了);人物形象可能放飞上天

※  前期主X战警+MCU亲世代,后期综X战警+复联,DC家主正义联盟,emmmm,魔改后加分量了

※  有脑洞有阴谋,但是不会搞得苦大仇深黑暗一逼

※  tag倾向:一般会打上剧情宇宙tag(复联/DC/X战警)+高光剧情人物tag+cp tag(初遇、关系转折、感情重大进展),视具体出场情况实际上tag


以下正文

    那个金发蓝眼的少年笑语晏晏,“嗨?”

    艾瑞克有点结结巴巴,他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遇到可以友善说笑的同龄人了,“Ja,Ja,Ich meine(德语:是的,我是说)……”艾瑞克转头看向海曼,似乎是想要求助。

    “你好,泽维尔先生,你可以叫我海曼,他的名字是艾瑞克·兰谢尔。”

    “E—R—I—C?”

    “呃……”

    海曼转而用德语向艾瑞克发问,“你的名字拼写是E—R—I—C还是E—R—I—K来着?”

    “E-r-i-k L-e-h-n-s-h-e-r-r,这就是我现在所用的名字。”

    “Jetzt(德语:现在)?”查尔斯·泽维尔挑了挑眉头。

    “我是个犹太人。”艾瑞克只说了这一句,就足够让在场的人明白他的处境。

    “好吧,好吧,我没有其他意思,我现在认识的是艾瑞克·兰谢尔,将来也会一直是他,你不会再某一天突然让‘Erik Lehnsherr’消失或者变成其他什么,对吧?”

    “是的。”艾瑞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那么……虽然提起这个很残忍,也许,你过去的名字其实会有助于将来跟家人、亲友联系呢?他们不一定知道‘Erik Lehnsherr’就是你吧?”

    查尔斯指出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

    艾瑞克耸了耸肩膀,故作无谓:“我的家人都不在了。”

    “Oops……”

    一直站在查尔斯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儿忍不住出了声,随后惊讶又抱歉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段对话是在查尔斯的思想中进行的。

    “瑞雯……”查尔斯无奈地微笑,换成了在现实中用德语讲话,“对不起,我想她不是故意的。”

    “也许……你还有个女朋友?”

    “不,没有……”艾瑞克条件反射一般的反驳,随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你可以读心?!你的能力不是让人跨越语言障碍对话?”

    “是的。我和瑞雯都是‘有能力’的人。你们俩不也是吗?”

    “我们并不是男女朋友……”艾瑞克耸了耸肩。

    “我在那里的时候,因为能力比较受看中,他们说我可以自己挑个女孩儿‘作伴’,玛格达就扑了上来。这也没什么好指责的,每个人都想过得好一点。我觉得他们是想搞到我的孩子去做实验。我和玛格达努力不要爱上彼此。在集中营当中,真心的爱情只会是一段悲剧,而且玛格达一怀孕就被带走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

    说到这里,艾瑞克面上的无谓终于褪去:“我和玛格达没有成为爱侣,但是成为了好朋友——”

    周围有什么东西在隐隐作响,接着“咣当”一声,查尔斯家城堡门口的铭牌掉在了地上。

    “冷静点,冷静下来艾瑞克,”查尔斯对于能力的使用还不是很熟练,他不敢贸然深入艾瑞克的思维,唯恐造成什么后果。

    倒是海曼,进入人类思维对他来说简单的就像喝水吃饭,又因为“代码聚合体”的特质,对思维的认知可以细致到最小的颗粒度,所以虽然不能读心,但是理顺情绪乱流倒是很顺手。

    再加上娜塔莎给他提供的经验。

    艾瑞克很快就冷静下来,海曼对他说:“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能力是什么?”

    艾瑞克和查尔斯一起愣住了,倒是瑞雯快人快语:“不是空间门吗?”

    海曼笑了笑:“对啊,只要能找到她在哪里——或者她的墓地在哪里。她是个好女孩儿?那就不该再留在那里,放任那些人‘作为’。”

    查尔斯就开始想多了:“要警惕他们的防卫措施,不过看样子海曼你应该能力还挺熟练的,可以直接从波兰那边定位到我家门口……”

    海曼终于想起来他为什么一直觉得有点些微的不对劲了。

    他一开始想定位到的地点明明是位于市郊的新复仇者基地所在地!怎么就跑到查尔斯家门口了?后来的泽维尔天赋青少年学校其实离新复仇者基地都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呢。

    海曼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说不定将来复仇者基地要跟泽维尔学校做邻居?或者复仇者基地的地盘就是从查尔斯·泽维尔手里买下来的。嘿,这可就有意思了。

“我们先进屋去吧。”查尔斯笑了笑。

    偌大的客厅空无一人,有了查尔斯端来的一碟小饼干和一壶茶,瑞雯就乖乖的窝在那里看动画片去了,大人们说的话她听不懂,那就放她自己玩嘛。

    三个人商量了很久,问题还是归结到一点——如何准确定位到艾瑞克的孩子在哪里?

    从欧洲出发前往美国,向西走要横跨整个大西洋,向东走还要加上整个亚欧大陆,距离太远了,而且婴幼儿一般都还没觉醒能力,查尔斯定位不到。

    艾瑞克在那边的时候,顾着自己能够安安全全活下来已经很辛苦了,逃跑之后甚至饥寒交迫到要扒钱包,也顾不上打探孩子到底在哪里。

    “一个问题,如何确定那真的是你的孩子?文档、资料、证言这些东西,都没有真正的血缘可靠。”海曼放松了正襟危坐的姿势,往沙发里一窝,“所以,即便我去了,我去带谁回来呢?”

    “另外一个,艾瑞克,我和你,还有你的孩子,我们在美国是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文件的,驾照和社会保险号码都没有……”

    “我可以帮忙,”查尔斯眯了眯眼,“对我来说这不难做。”

    “那我们就要商量一下,我们是以什么形式留下来了,”海曼笑了笑,“艾瑞克比我年轻,但实际上我们两个都是大人了,瑞雯是个小姑娘需要照顾,但我们不是,你对我们的帮助,我们并不能就心安理得的直接收下。”

    “那就当个老师,”查尔斯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我想办个学校,我和瑞雯的能力无法直接应用于战斗,瑞雯她还小。我们需要保护,也需要教导。”

    “说到学校……查尔斯你还在念书吗?”

    “啊!”说到这个,查尔斯的脸僵硬了一下。

    他才刚刚拿到牛津的通知书。

    家里刚入住了一位蓝皮肤小妹妹,搞得他差点都忘了这个事情了。

    别的不用说,看查尔斯那个表情,海曼和艾瑞克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

    “没关系的,我去欧洲读书,正好方便近距离查些事情。”

    “至于瑞雯……”

    “什么事?查尔斯你在喊我吗?”

    人名都是音译,这个还是听得懂的。

    在家里瑞雯就解除了伪装,一身蓝的小姑娘嘴里塞满了饼干,说话都有点嘟嘟囔囔的。

    还在扑簌扑簌往下掉渣。

    她还是饿怕了,查尔斯的表情柔和下来。

    嗯,这个表情你完全可以称之为姨母笑。

    “瑞雯是你做主留下的,她应当是十分依恋你,我觉得丢下她不合适。”海曼补了一句。

    “而且,如果不跟在你身边,泽维尔家的管家、佣人……那些人会听瑞雯的话吗?会好好照顾瑞雯吗?会为瑞雯保密吗?”

    Biu~艾瑞克三连问正中红心。

    好了,现在看看他们最终想要达成的效果: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去英国。

    其中,查尔斯是去念书的,艾瑞克是去追查孩子下落的,海曼是跟过去帮忙的,瑞雯是跟过去混饭吃的。

    其实开个空间门就行,但是查尔斯念书肯定少不了各种文件资料。

    那就得走正常途径入关。

    查尔斯为了给大家弄好一整套身份文件差点没挠秃头。

    总之,在查尔斯真的秃头之前,大家总算一起整整齐齐地到了英国——才怪。

    “为什么被抛弃的是我?”

    查尔斯脸上是显而易见的震惊。

    瑞雯现在已经很习惯通过查尔斯脑内建立起的链接跟大家聊天了。

    毕竟说英语艾瑞克听不明白,说德语瑞雯又听不懂。

    “因为查尔斯和你家厨师做饭都太难吃了,海曼做得更好吃。而且我听说英国菜尤其难吃,所以我觉得还是留在美国比较好。你一个人去英国就好了。”

    小姑娘吃得心满意足,头也不抬的说。

    查尔斯感到万分失望,但是坐在饭桌前吃饭的他也不敢惹厨师,只好把寻求认同感的目光投向艾瑞克。

    艾瑞克抬了抬眼,查尔斯手中的叉子被他用能力摁回了盘子里,“吃饭。”

    查尔斯只从艾瑞克那里得到了这两个字。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