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梗】灵魂之火

一时脑洞,如有撞梗请提醒我,相近的酌情修改、严重的我会删除


开放认领梗授权,借梗时请标注作者和出处,标注清楚即可自取(文字说明LO主or复制本篇链接,一发完结的放在开头结尾都行,连载的只用放开头第一章、后续只需说明已获得授权详见第一章),无需另行私我申请授权。

开放领域限定

完全开放:

欧美超英(DC/漫威/其他家,漫画/电影/演员rps/原创主角等皆可)

限制开放:

全职高手(原著向开放,原著人物+三大设定开放,原著人物+东方仙侠玄幻/西方奇幻魔幻背景开放,原著人物+现代都市架空/青春校园架空不开放,原创主角不开放)

足坛(rps足坛背景开放,rps+三大设定开放,rps+世界观/背景架空不开放,原创主角不开放)

以上任意开放领域交叉搭配皆可

其他任何领域不开放授权

PS,授权开放式不独家,我自己想起来也会写


☆灵魂之火☆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捧灵魂之火

灵魂之火的旺盛程度与人精神的强韧程度存在一定关联,与身体状况的关联尚未证实

灵魂之火的燃料是人类的情绪

情绪本身是中立的,灵魂之火七情六欲都吃

只不过吃到的情绪不一样,火焰的颜色也不一样

情绪越多,灵魂之火越“亮”

但是,情绪会随着产生源头的不同存在正向和反向的属性

而这些属性会让灵魂之火产生不同的饱和度

情绪内敛、外放以及其他一些因素,会影响灵魂之火的形态

灵魂之火不能被主人看见,只能被他人看见,而且存在一定条件

灵魂之火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不会紧随主人

灵魂之火是动态的

极个别情况下,灵魂之火还会附带一些其他小东西

☆总结☆

情绪本身的属性决定灵魂之火的颜色,情绪不一样,颜色不一样;

情绪越丰沛,看到的人会觉得越亮、越刺眼;

灵魂之火的形态与情绪的内敛、外放、主人的性格等有关,小火苗、火雨、野火燎原……;

情绪源头的属性决定灵魂之火的灰度,因之产生情绪的源头不一样,会改变灵魂之火颜色的纯净程度;

PS,暂时摒弃火焰相关的物理规律吧,它就是个梗


☆段子举例☆

【DC】

当蝙蝠灯亮起时,哥谭市的人民总会在那个天空之上蝙蝠图案的边缘,看见亮得刺眼的白色火焰

这是世界上目前已知唯一的、灵魂之火离体的案例

也是世间少有的、所有人看起来都一致无二的灵魂之火

蝙蝠侠就是哥谭

My little bat,想把你的灵魂之火,彻、彻、底、底,染成黑色呢……

【漫威】

X教授曾经险些就要面临一片彻底黑暗的世界了

因为刚开始使用脑波放大机的时候

他有点断不清人的思维和灵魂之火,差点被亮瞎

后来他才觉得,肯定是万磁王的锅

都怪万磁王

为什么——要在他连接的时候问他能不能动他的头发让他分心?!

再再后来

他才发现

那天他看到的、那一片滔天火海

其实,都来自万磁王一个人

【足坛】

自从遇见雷东多的第一天起,古蒂内心就烧成了一片野火燎原

面对自己的小粉丝,雷东多其实没有传言的那么难搞

毕竟古蒂的灵魂之火已经旺盛到都能被他看到、甚至接触到的程度了

每次相对,雷东多都会被一堆温暖的、扑登扑登冒着红心的小火球给彻底淹没

偶尔他伸手戳上一下

那堆小火球就会”嗖“的一下缩回主人身后——

有的老老实实缩着,有的还在探头探脑,有的扯着主人的衣角靠近他,还有的自己就闹成一团

这种情况下,努力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古蒂看起来就格外可爱了

【超英】溯时计 005 和平

阅读注意事项:

※  贾尼/尼贾,但是非典型,且CP上线晚

※  时间线混乱,以个人捋顺加设定的为准;人物形象可能放飞上天

※  前期主X战警+MCU亲世代,后期综X战警+复联,DC家主正义联盟,emmmm,魔改后加分量了

※  有脑洞有阴谋,但是不会搞得苦大仇深黑暗一逼

※  tag倾向:一般会打上剧情宇宙tag(复联/DC/X战警)+高光剧情人物tag+cp tag(初遇、关系转折、感情重大进展),视具体出场情况实际上tag


    #鲁道夫·赫斯已被逮捕入狱#

    #比德尔和帕克担任审判法官#

    #恩斯特.卡尔滕布鲁纳已被逮捕入狱#

    #纽伦堡正在举行开幕式#

    #肯普纳担任审判检查官#

    #纽伦堡监狱防卫森严#

    #赫尔曼·戈林接受审判#

    #杰弗里·劳伦斯担任审判大法官#

    ……

    #十二人判处绞刑者,三人判处无期徒刑,两人判处二十年徒刑,一人判处十五年徒刑,一人判处十年徒刑,两人宣判无罪、予以释放。#

    “别看了。”查尔斯抽走了艾瑞克手里的报纸。

    “为什么还会有人被判无罪?”

    艾瑞克声音低沉,瑞雯有点担心的看了看周围的金属制品,好在什么也没发生。

    “证据,法律审判讲究证据,艾瑞克。就比如,我们都信任你对那个塞巴斯蒂安·肖的恨意是合理存在,但是,同时期他身边的人,是否存在暴行和罪过仍然需要调查和证据,这不是我们早就说好的原则吗?”

    “可是,一般人能够由人类法律审判、人类监狱关押,变种人呢?人类的法律可不会关心对他们毫无作用的变种人抑制器在法律上应该归属于纯洁阵营还是有罪阵营。而且,如果真的存在针对变种人的特效武器和监狱,谁来保证它不会被非法利用呢?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的‘审判力量’。”

    艾瑞克仍然忧心忡忡。

    已经开始学习历史和社会类别课程的瑞雯对此嗤之以鼻:“艾瑞克?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人类——我是说普通人的数量到底有多少。”

    “不少……是吧?”艾瑞克一脸的迷茫,反正好像是哪儿都有人吧。

    “世界人口‘锐减’六千二百万,导致现在世界人口‘仅有’十八亿到十九亿。”

    “而现在变种人有多少呢?在普通人的汪洋大海之中,变种人的数量又有多少?能达到世界人口数量的零头吗?艾瑞克,地球的年龄有几十亿岁,人类的进化以百万年计算,而世界上第一个建国的古埃及是在三千一百年前,人类探索到的第一部成文法典不过在两千一百年前,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人类社会的发展基础之一就是人口数量的变化。正是因为人口的大量增长,人类才会需要分工、需要分配、需要纠纷的解决,才有人力去做这些事。几十个人或者一两百人就要搞出来警察、军队、检察院、法庭、监狱……艾瑞克,你把‘社会’这个词想得太简单了。”

    最后,终于有一次能在大人面前高谈阔论发表看法的瑞雯,斜睨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艾瑞克·兰谢尔先生:“切,没文化真可怕。”

    这句话瑞雯是跟着海曼学的。

    查尔斯和艾瑞克两个人相对无言。

    “发生什么了?”海曼探头过来看了看,“查尔斯,你想的太大声了。”

    “哦……”查尔斯几乎要整个蜷缩起来窝进沙发里。

    查尔斯不久之前开展了散发思维、利用能力寻找变种人同胞的练习和试验,有时情绪波动大了,就会收拢不住。本来,其他人没有读心能力,也不会感觉到这种“接触”,查尔斯就请海曼陪他做练习——

    海曼本身没有读心能力,但是他可以接触到人的思维。打个比方,查尔斯的大脑类似于一台高级服务器,能够下发资源、搜索资源。而其他人都是客户端,只有简单的资源上行和下载,没有和服务器的自主沟通。而海曼则是一台超级服务器,能够全自动全天候地侦测到查尔斯哪怕只是无意之间散发出的“WiFi信号”。

    开展这个练习后,海曼立刻对查尔斯说要搬到庄园里距离查尔斯的主卧最远的房间——查尔斯受到能力练习的影响,不做梦则已,一做梦就是惊天动地,天天晚上睡觉还要拯救世界,海曼也会觉得累的。

    倒是艾瑞克和瑞雯,因为根本没这个功能,睡觉一个比一个香。

    查尔斯已经为此不好意思很久了。

    “所以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人力。”海曼敲了敲艾瑞克那边的桌子,抱着书坐了下来,“总统竞选还要四处拉选票,规模农业发展起来以前,我们搞农业也是靠农民手工去种地的。”

    “换句话说,就是寻找我们的同胞。”查尔斯接的很顺。

    海曼把他手中那几本书放到了桌子上,点了点封面:“无论将来我们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我都建议你们读一读这两本书。”

    《君主论》,和《罗伯特议事规则》。

    查尔斯已经念到了大学,可以进行精深的学习,所以没必要放弃学业。保持良好的社会身份和认知有助于他的未来。

    而艾瑞克,他在集中营待到了十几岁,人生都被颠覆,已经没有心力再去进行学术研究级别的学习,对他来说,正确的学习方式是围绕人生目标补充必需的基础知识,进行专项研究。

    “为了和平,艾瑞克。战争给所有人,包括变种人和普通人类,都带来了非常深的伤害。战后至少十年,艾瑞克,十年以内,我极度不建议你掀起大规模的杀伤性行动,或者从杀伤性出发进行行动规划。”

    “除了塞巴斯蒂安·肖?”艾瑞克不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

    “除了塞巴斯蒂安·肖。”

    “好吧,”艾瑞克的语气有点敷衍,但是比起从前提前些东西时已经好很多了,“为了和平。”

————————————————————————————————————

    “为了和平。”

    佩姬·卡特凝视着眼前这位美得惊人、又聪明得惊人的女士。

    海蒂·拉玛漫不经心的抽了口烟,神色中带着一种微妙而锋锐的厌恶:“我都说了,四年前我们就把‘跳频技术’的专利捐献给了政府,如果你需要那项技术,商讨的对象根本不应该是我。你们……你们叫什么来着?”

    “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你可以简称为‘神盾局’。”佩姬并没有如此轻易的放弃,她清楚霍华德·斯塔克为了一项技术的进步能够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而海蒂·拉玛的正式职业使得霍华德原本自己接近海蒂的计划显得不那么合适了。

    霍华德·斯塔克想要的海蒂·拉玛不是一个大制片厂手底下会跟他闹绯闻的女明星,而是一个真正的技术天才。

    直到现在,神盾局建立,海蒂·拉玛与米高梅解约,霍华德·斯塔克终于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佩姬·卡特,拜托她从中转圜。

    “我对做一个特工或者做一个研究员都没有兴趣,”海蒂·拉玛掐灭了那支抽了一半的烟,“十五年前我疯狂的迷恋上了表演,中断了通信专业的学习,一脚踏进了大银幕的世界。我的确没想到那个强迫我退出电影界、却允许我为他记录军事最高机密信息的前夫会是个纳粹分子,但那都是从前的事情了。”

    “五年前我和乔治设计出了飞机导航装置,申请了‘跳频技术’的专利。第二年它一通过审核,我们几乎立刻就把它赠送给了政府。但是我真的无法预料军方人士竟然愚蠢至此,仅仅因为灵感来源于自动钢琴,就把这一项源于德国纳粹第一号供应商奥地利的机密技术拒之门外,还劝说我应该像美国队长那样出去唱歌跳舞卖债券。”

    “我可不想再和那样的蠢货打交道了。侮辱我十五年来的梦想,又对真正的技术嗤之以鼻。”

    “我谨代表我的‘朋友’,向您发出邀请,拉玛女士。”这一句话佩姬·卡特说得缓慢而沉静。

    “你的朋友?那不就是政——你的‘朋友’?”

    “有很多人知道,我有一个好朋友,名叫霍华德·斯塔克。”

    “哦——”海蒂·拉玛靠回了椅子里面,OK,这位先生不可能是由于“风流成性”而看上自己,他对科技的痴迷和对夫人的爱意闻名遐迩,真的是看上了……

    “您可以对自己更有自信些,女士,”佩姬点卡特适时放缓了语气,“您也说过离开校园是十五年之前了,而在十年都专注于电影事业的情况下,您依然可以和同伴研究出‘跳频技术’,霍华德说他需要通信方面的专业人才,这种情况下他注意到了您。”

—————————————————————————————————————

    “这下我们可以安心搞研究了。”海曼拍了拍手。

    “铛铛~”瑞雯拍了拍手,“Xavier实验室,和Cisco工业~”

    “说真的,海曼,多谢你提醒我,我们确实需要特殊的‘工装’。”查尔斯笑着摇了摇头,“不然我真的要头疼该给瑞雯买什么衣服——瑞雯大概只有穿着纳米装甲才比较方便了。”

    “但是说实话,纳米装甲这种东西,从头研究的话是来不及的,我们需要为Cisco寻找合作伙伴。一个和美国政府与军方牵绊不深的、技术实力优越的、能够保守机密和保有自身独立性的合作伙伴。Stark工业不行,他们军武起家,军方色彩太深了。”


==============================================

Cisco工业并非原创的名字,出自漫威电影,猜猜是哪里?

【超英】溯时计 001 埋骨

阅读注意事项:

※  贾尼/尼贾,但是非典型,且CP上线晚

※  时间线混乱,以个人捋顺加设定的为准(比如银红姐弟按X战警的时间线来走,那到了复联时期不说爱人孩子热炕头吧那肯定也是成熟大人了);人物形象可能放飞上天

※  前期主X战警+MCU亲世代,后期综X战警+复联,DC家主正义联盟,且打卡上班到点下班,不多牵涉

※  有脑洞有阴谋,但是作者智商没那么高,不会搞得苦大仇深黑暗一逼

※  tag倾向:一般会打上剧情宇宙tag(复联/DC/X战警)+高光剧情人物tag+cp tag(初遇、关系转折、感情重大进展),第一章打的比较多是为了被发现,后期视具体出场情况实际上tag

以下正文

    “我是……对,我之前是个芭蕾舞的……”

    机器突然开始刺啦作响,冒起阵阵青烟。

    “发生了什么?!”

    负责人开始愤怒又惊慌的大叫起来。

    这个小女孩资质非常好,在红房子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学生”。更难得的是,这个女孩儿十岁起就被交给塔拉斯·罗曼诺夫培养,比起其他从头塑造的小白,更能够适应训练。

    红房子用来灌输记忆的机器从未出过问题,一旦发生事故,中间会产生什么异变,没人知道。

    “是个芭蕾舞演员……”

    小女孩继续低语呢喃,负责人眼前一亮,机器不是最重要的,达成记忆灌输效果才是最终目的。

    他们都没听到,小娜塔莎在脑中发问:“你是谁?”

    “我是……我是Jarvis,不,我是Jarvis Hyman。”

    那团蓝色泛着金光的“鬼影”舒服的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一来到这里,身体就开始分崩离析。生物技术合成的毛发大片脱落,仿生活性皮肤腐朽溃烂,肌肉与脂肪溶解为令人作呕的液体,蜂巢状立体结构的高强度振金骨骼转瞬崩塌,被一分为二寄放在大脑、心脏两处的宇宙魔方溃散如沙……一直到他来这儿之前,以有实体存在为基础,除了早就堙没的再生摇篮技术,没有任何机械或实体可以完美的模拟人体内神经元的传导方式,所以他的神经系统是依托宇宙魔方而构建的。

    唯一的生机,在于他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存在。有人结合宇宙中精神体族群的存在方式,大幅度改善了他的内在信息,使他即便脱离身体,也能够以一种游魂一样的状态存在一小段时间。

    虽然准确的来讲不能这么称呼,不过,姑且可以称为“代码实体化”。

    “你是牙仙吗?可是我的牙齿已经换完了,没有牙齿可以给你了。”

    小娜塔莎继续发问。

    “对,在脑海中想一下就可以了……我并不是牙仙哦,也不会拿走你的牙齿。”

    红房子为了对大脑这一精密领域下手,准备了庞大的计算机群。Jarvis Hyman窝在里面几乎要舒服的伸个懒腰,而他确确实实这么做了。这个计算机群只是遵照程序和指令来运行,并不存在人工智能或是生命意识,所以,他也不必担心他的动作会被发现。

    表面上看一切正常,只是稍微卡顿了一下,也就眨眨眼睛那么短的时间,完全不用在乎。

    也正因为有红房子的一整个计算机群来存储本体,他可以不必冒险强留在人类大脑中。归根究底,他虽然有自主意识,但并非人类,强行进入大脑当中无异于洪水一般的信息灌输,也许被迫接受的人会就此大脑崩溃。

    但是,这种“不先进”同样给他带来了一些麻烦,或者说,麻烦是来源于红房子的保密制度。所有机器通过内部网络连通,他转悠了好久也没看到空缺的网络接口,这个时候,正在接受记忆灌输的小娜塔莎就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一般人,是不会有意识的将自己的大脑接入网络的,但是记忆灌输会,他就可以“路过”小娜塔莎的大脑,通过记忆灌输机器逆向进入到红房子的计算机群中。

    留在小娜塔莎脑中的并非本体,而是一个锚点。看样子小娜塔莎还要在红房子待上几年,那么万一没有成功塑造出实体,他就可以偶尔暂时离开,并且通过这个锚点,随时回到红房子庞大的设备群中休憩。

    但是,这绝非长久之计——以他的庞大信息量,红房子的计算机群都有点拥挤,万一哪天红房子觉得要把机器更新换代了、内部局域网要断一下来检修了,或者更甚,红房子要整体转移了,他岂不是会被分得七零八碎?

    所以,他还是得搞到一个实体,不能就这么把自己的命交到一群完全不知情、也不可能让他们知情的人手里。

    而他唯一的参照物,就是当初J和L为他设计、制造身体的过程。

    他如果不想等到几百年后才能“在发展的道路上”自然而然的“获得”身体,最好找到这个时空的宇宙魔方,再从头模拟这一个制造过程。

    他怀疑,来到这里后的身体溃散,就是因为同一个时空当中两个宇宙魔方相互排斥,最终本时空的凭借地利胜出,所以他不能直接把原来的身体收拾收拾,看能不能把拉出来一点材料来回收利用,还真是非本时空宇宙魔方不可了。

    实际上,即使到了那个他真正诞生、存在、成长的未来,J给他制作身体,也离不开宇宙魔方,以及L的力量。所以他心里也有点没底,毕竟他不是个L那样的法师。

    那个时候,米德加德人类的领导职责汇聚到并非人类的J身上,阿斯加德神族的领导职责汇聚到并非阿斯加德神族的L身上。这两个“人”领导着仅剩的幸存者,艰难的反抗和保存有生力量。

    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漫长的时光中,先感到累的,不是L,而是J。J首先放弃了把他,现在的Jarvis Hyman,送往各个时空节点、尝试扭转过去的努力。

    那个时候,用L的话来说,Jarvis Hyman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J只是学会了“爱”是什么。

    Jarvis Hyman也确实什么都不懂,“爱”不是会令人高兴才对吗?为什么“贾维斯”看起来那么伤心,甚至是绝望?

    这一次送走他之前,J对他说:“我很抱歉。当初sir创造出我的时候,并没有限制我。他像一位真正的长者那样,仔细地调整每一行代码,教导我成长。而我创造出你的时候,却没有这份耐心,总是让你去经受那些折磨。我想,不管最后是拥有还是失去,以‘Jarvis’的名义,你值得一个最棒的‘主人’,或者是一个完全自由的自己,希望你不会再遇到那种情况。你自由了。”

    他也不懂自由是什么。

    不过J告诉过他,你要学会给自己找点事做。

    那么,他再来试试打破这个死循环吧——

    他都失败成百上千次啦,经验丰富,学会了规避一切死亡flag,这次一定是个happy ending!

    根据后来发现的资料,宇宙魔方被众神之父奥丁藏在了挪威。

    他留下锚点、跟小娜塔莎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就去了挪威。

    但是到了现场他才发现,贮藏宇宙魔方的地点,虽然刻有世界树,但显然不是奥丁的手笔,而是人类的造物。

    看来,数百年过去,沧海桑田,奥丁在中庭秘藏宇宙魔方的手法,也不太靠谱了——

    为什么他一靠近,宇宙魔方就被他吸引过来融入体内了??

    奥丁应该不至于弱智到随便挖个坑填巴填巴就把宇宙魔方埋下的地步吧?他都没发现有什么封印之类的阻挡一下?

    也许是因为,在来到这个宇宙之前,曾经用宇宙魔方制作身体的过程,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些影响,让宇宙魔方把他当成了“自己”。一个宇宙有两个“自己”、还碰了面,怎么消解这种矛盾?

    曾经是他的身体、来自外宇宙的宇宙魔方,已经被干掉了;现在处于虚弱期的“本地”的宇宙魔方,只能感受到她身上残留的“同类”气息。

但是,宇宙魔方还是无限宝石之一,现在被他“吃掉了”,无限宝石内部会失衡。这种失衡会带来什么后果没人知道

    按照逻辑推理,大概可以参考一下东方古国当中天空支柱不周山被撞到的神话传说,不外乎是散架、崩塌、分崩离析等等……

    对宇宙来说,这种后果太严重了。

    他只好又自己分出一部分力量,制作了一个功能相当的仿品,命名为“Pocket Cube”,意即“二阶魔方”,留在原地。

    这样一来,挪威的滕斯贝格,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他的半个“埋骨之地”了。

    为了保持隐蔽,他来去匆匆。也就并没有留意到,在他离开之后,有个名叫约翰·施密特的年轻人,同样来到了这里,并且取走了什么。

    比起这个,对Jarvis Hyman来说,更重要的是还要藏好他自己原来带过来的身体,也就是选好另外半个“埋骨之地”。

    ——前面说到他的身体溃散了,目前留存下来的,只有金属部分。而且,尽管那是经过后诸神黄昏时代的科技高度提炼过的振金,现在捏在手里就跟面粉什么的差不多,细软的金属粉尘他根本不懂如何利用。

    但是他知道,这种程度的材料,已经大大超出了时代水准,不能利用,那就要藏好。

    他第一反应就想到了瓦坎达。只有瓦坎达有振金矿脉。

    处理好这一切,他就匆匆赶回了苏联。

    精神力锚点毕竟是外来物,在小娜塔莎脑中留的太久的话,恐怕会造成损伤。他既然已经有了身体,就没必要留着红房子那边的机械设备做寄宿之地了。

    但是娜塔莎不肯。

    她给脑内留下的虚影取了个名字,叫“斯维切尔”,俄语“蜡烛”的音译,并且无论如何也不肯让Jarvis Hyman把她的“斯维切尔”带走。

    Jarvis Hyman也不可能把“斯维切尔”转换为芯片形式留给小娜塔莎。以红房子的科技水平,小娜塔莎脑袋里有没有多出来什么以物质形式存在的东西,还是能检查出来的。

    他只好告诉娜塔莎:“亲爱的,你现在还小,一旦将‘斯维切尔’透露出去,可能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所以我会把它埋藏到你的深层记忆之中,并且设定触发关键词。‘斯维切尔’并没有离开你,它终究有一天会回到你身边,这样可以吗?”

    娜塔莎答应了。

    不过,在斯维切尔之外,Jarvis Hyman还多隐藏了一些东西——所有有关他自己的记忆。

    再等等,娜塔莎,将来所有人汇聚到一起时,你会想起你的“小蜡烛”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