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期改名儿

【超英】溯时计 003 相知

阅读注意事项:

※  贾尼/尼贾,但是非典型,且CP上线晚

※  时间线混乱,以个人捋顺加设定的为准(比如银红姐弟按X战警的时间线来走,那到了复联时期不说爱人孩子热炕头吧那肯定也是成熟大人了);人物形象可能放飞上天

※  前期主X战警+MCU亲世代,后期综X战警+复联,DC家主正义联盟,emmmm,魔改后加分量了

※  有脑洞有阴谋,但是不会搞得苦大仇深黑暗一逼

※  tag倾向:一般会打上剧情宇宙tag(复联/DC/X战警)+高光剧情人物tag+cp tag(初遇、关系转折、感情重大进展),视具体出场情况实际上tag


以下正文

    那个金发蓝眼的少年笑语晏晏,“嗨?”

    艾瑞克有点结结巴巴,他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遇到可以友善说笑的同龄人了,“Ja,Ja,Ich meine(德语:是的,我是说)……”艾瑞克转头看向海曼,似乎是想要求助。

    “你好,泽维尔先生,你可以叫我海曼,他的名字是艾瑞克·兰谢尔。”

    “E—R—I—C?”

    “呃……”

    海曼转而用德语向艾瑞克发问,“你的名字拼写是E—R—I—C还是E—R—I—K来着?”

    “E-r-i-k L-e-h-n-s-h-e-r-r,这就是我现在所用的名字。”

    “Jetzt(德语:现在)?”查尔斯·泽维尔挑了挑眉头。

    “我是个犹太人。”艾瑞克只说了这一句,就足够让在场的人明白他的处境。

    “好吧,好吧,我没有其他意思,我现在认识的是艾瑞克·兰谢尔,将来也会一直是他,你不会再某一天突然让‘Erik Lehnsherr’消失或者变成其他什么,对吧?”

    “是的。”艾瑞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那么……虽然提起这个很残忍,也许,你过去的名字其实会有助于将来跟家人、亲友联系呢?他们不一定知道‘Erik Lehnsherr’就是你吧?”

    查尔斯指出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

    艾瑞克耸了耸肩膀,故作无谓:“我的家人都不在了。”

    “Oops……”

    一直站在查尔斯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儿忍不住出了声,随后惊讶又抱歉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段对话是在查尔斯的思想中进行的。

    “瑞雯……”查尔斯无奈地微笑,换成了在现实中用德语讲话,“对不起,我想她不是故意的。”

    “也许……你还有个女朋友?”

    “不,没有……”艾瑞克条件反射一般的反驳,随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你可以读心?!你的能力不是让人跨越语言障碍对话?”

    “是的。我和瑞雯都是‘有能力’的人。你们俩不也是吗?”

    “我们并不是男女朋友……”艾瑞克耸了耸肩。

    “我在那里的时候,因为能力比较受看中,他们说我可以自己挑个女孩儿‘作伴’,玛格达就扑了上来。这也没什么好指责的,每个人都想过得好一点。我觉得他们是想搞到我的孩子去做实验。我和玛格达努力不要爱上彼此。在集中营当中,真心的爱情只会是一段悲剧,而且玛格达一怀孕就被带走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

    说到这里,艾瑞克面上的无谓终于褪去:“我和玛格达没有成为爱侣,但是成为了好朋友——”

    周围有什么东西在隐隐作响,接着“咣当”一声,查尔斯家城堡门口的铭牌掉在了地上。

    “冷静点,冷静下来艾瑞克,”查尔斯对于能力的使用还不是很熟练,他不敢贸然深入艾瑞克的思维,唯恐造成什么后果。

    倒是海曼,进入人类思维对他来说简单的就像喝水吃饭,又因为“代码聚合体”的特质,对思维的认知可以细致到最小的颗粒度,所以虽然不能读心,但是理顺情绪乱流倒是很顺手。

    再加上娜塔莎给他提供的经验。

    艾瑞克很快就冷静下来,海曼对他说:“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能力是什么?”

    艾瑞克和查尔斯一起愣住了,倒是瑞雯快人快语:“不是空间门吗?”

    海曼笑了笑:“对啊,只要能找到她在哪里——或者她的墓地在哪里。她是个好女孩儿?那就不该再留在那里,放任那些人‘作为’。”

    查尔斯就开始想多了:“要警惕他们的防卫措施,不过看样子海曼你应该能力还挺熟练的,可以直接从波兰那边定位到我家门口……”

    海曼终于想起来他为什么一直觉得有点些微的不对劲了。

    他一开始想定位到的地点明明是位于市郊的新复仇者基地所在地!怎么就跑到查尔斯家门口了?后来的泽维尔天赋青少年学校其实离新复仇者基地都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呢。

    海曼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说不定将来复仇者基地要跟泽维尔学校做邻居?或者复仇者基地的地盘就是从查尔斯·泽维尔手里买下来的。嘿,这可就有意思了。

“我们先进屋去吧。”查尔斯笑了笑。

    偌大的客厅空无一人,有了查尔斯端来的一碟小饼干和一壶茶,瑞雯就乖乖的窝在那里看动画片去了,大人们说的话她听不懂,那就放她自己玩嘛。

    三个人商量了很久,问题还是归结到一点——如何准确定位到艾瑞克的孩子在哪里?

    从欧洲出发前往美国,向西走要横跨整个大西洋,向东走还要加上整个亚欧大陆,距离太远了,而且婴幼儿一般都还没觉醒能力,查尔斯定位不到。

    艾瑞克在那边的时候,顾着自己能够安安全全活下来已经很辛苦了,逃跑之后甚至饥寒交迫到要扒钱包,也顾不上打探孩子到底在哪里。

    “一个问题,如何确定那真的是你的孩子?文档、资料、证言这些东西,都没有真正的血缘可靠。”海曼放松了正襟危坐的姿势,往沙发里一窝,“所以,即便我去了,我去带谁回来呢?”

    “另外一个,艾瑞克,我和你,还有你的孩子,我们在美国是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文件的,驾照和社会保险号码都没有……”

    “我可以帮忙,”查尔斯眯了眯眼,“对我来说这不难做。”

    “那我们就要商量一下,我们是以什么形式留下来了,”海曼笑了笑,“艾瑞克比我年轻,但实际上我们两个都是大人了,瑞雯是个小姑娘需要照顾,但我们不是,你对我们的帮助,我们并不能就心安理得的直接收下。”

    “那就当个老师,”查尔斯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我想办个学校,我和瑞雯的能力无法直接应用于战斗,瑞雯她还小。我们需要保护,也需要教导。”

    “说到学校……查尔斯你还在念书吗?”

    “啊!”说到这个,查尔斯的脸僵硬了一下。

    他才刚刚拿到牛津的通知书。

    家里刚入住了一位蓝皮肤小妹妹,搞得他差点都忘了这个事情了。

    别的不用说,看查尔斯那个表情,海曼和艾瑞克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

    “没关系的,我去欧洲读书,正好方便近距离查些事情。”

    “至于瑞雯……”

    “什么事?查尔斯你在喊我吗?”

    人名都是音译,这个还是听得懂的。

    在家里瑞雯就解除了伪装,一身蓝的小姑娘嘴里塞满了饼干,说话都有点嘟嘟囔囔的。

    还在扑簌扑簌往下掉渣。

    她还是饿怕了,查尔斯的表情柔和下来。

    嗯,这个表情你完全可以称之为姨母笑。

    “瑞雯是你做主留下的,她应当是十分依恋你,我觉得丢下她不合适。”海曼补了一句。

    “而且,如果不跟在你身边,泽维尔家的管家、佣人……那些人会听瑞雯的话吗?会好好照顾瑞雯吗?会为瑞雯保密吗?”

    Biu~艾瑞克三连问正中红心。

    好了,现在看看他们最终想要达成的效果: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去英国。

    其中,查尔斯是去念书的,艾瑞克是去追查孩子下落的,海曼是跟过去帮忙的,瑞雯是跟过去混饭吃的。

    其实开个空间门就行,但是查尔斯念书肯定少不了各种文件资料。

    那就得走正常途径入关。

    查尔斯为了给大家弄好一整套身份文件差点没挠秃头。

    总之,在查尔斯真的秃头之前,大家总算一起整整齐齐地到了英国——才怪。

    “为什么被抛弃的是我?”

    查尔斯脸上是显而易见的震惊。

    瑞雯现在已经很习惯通过查尔斯脑内建立起的链接跟大家聊天了。

    毕竟说英语艾瑞克听不明白,说德语瑞雯又听不懂。

    “因为查尔斯和你家厨师做饭都太难吃了,海曼做得更好吃。而且我听说英国菜尤其难吃,所以我觉得还是留在美国比较好。你一个人去英国就好了。”

    小姑娘吃得心满意足,头也不抬的说。

    查尔斯感到万分失望,但是坐在饭桌前吃饭的他也不敢惹厨师,只好把寻求认同感的目光投向艾瑞克。

    艾瑞克抬了抬眼,查尔斯手中的叉子被他用能力摁回了盘子里,“吃饭。”

    查尔斯只从艾瑞克那里得到了这两个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