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期改名儿

【超英】溯时计 002 扰动

阅读注意事项:

※  贾尼/尼贾,但是非典型,且CP上线晚

※  时间线混乱,以个人捋顺加设定的为准(比如银红姐弟按X战警的时间线来走,那到了复联时期不说爱人孩子热炕头吧那肯定也是成熟大人了);人物形象可能放飞上天

※  前期主X战警+MCU亲世代,后期综X战警+复联,DC家主正义联盟,且打卡上班到点下班,不多牵涉

※  有脑洞有阴谋,但是作者智商没那么高,不会搞得苦大仇深黑暗一逼

※  tag倾向:一般会打上剧情宇宙tag(复联/DC/X战警)+高光剧情人物tag+cp tag(初遇、关系转折、感情重大进展),视具体出场情况实际上tag


以下正文

    “你确定要使用盾牌了是吗?不过,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高强度材料制成,可以吸收攻击的能量,防身来说确实不错。不过鉴于它不是个常规武器,所以你得好好练习。”

    霍华德·斯塔克看着抱着盾牌爱不释手的大个子,挑了挑眉毛。

    “那当然。它总不会比我还没现在这么壮的时候去参与军队训练更加艰难了。”成功的带回了一队伙伴让史蒂夫·罗杰斯心情大好,“来吧,我的记忆力告诉我,我知道九头蛇的基地分部,让我指出来,然后一起去消灭掉他们吧。”

    “哦?这可是个好消息。”菲利普斯上校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些许,“真是上帝保佑,听说盟军准备今年六月份干票大的。”

    “这是机密计划吧?”佩姬·卡特神色严肃起来,“我大概猜到你要说什么了,但是,战略科学军团应该是独立的。”

    “可是那些该死的混蛋们不会管这么多。”菲利普斯上校耸了耸肩膀,“他们想对普通人动手就会对普通人动手,想跟普通军队打仗就会跟普通军队打仗,事实上他们拿到了先进武器跟……跟一些比较厉害的玩意儿之后,就是普通军队遭殃的日子了。而如果需要对付‘超级坏蛋’,恐怕就需要‘超级力量’出手了。”

    “我当然没问题!”史蒂夫·罗杰斯首先表示了同意。

    自从注射血清之后,他总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之前那段跟跳着大腿舞的女郎们一起推销债券的时光简直无聊透顶。

    有地图在手,加上史蒂夫·罗杰斯率领的咆哮突击队,几乎无往不胜。

    但也只是几乎。

    在对佐拉博士实施“斩首行动”的过程中,九头蛇那种神秘的、仿佛在发射激光的武器给他们造成了很大麻烦。

    搏斗中列车车厢破损,而这时刚好咋高架桥上行驶——他的挚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不慎掉落悬崖。

    史蒂夫·罗杰斯又回到了那家小酒馆。在轰炸中,小酒馆已经沦为废墟,自然不会有悠扬的音乐、熙熙攘攘的人群、空气中弥散的酒香,也不会有人大声吆喝着、与每一个认识的或是不认识的人干杯。

    他找到一张小桌,又扶起一个板凳,就坐在那里,合着透过空无一物的窗框照射进来的阳光、伴着空气中弥散的火药味和烟尘,喝起了自己带来的酒。

    可惜他代谢太快了,可惜他喝不醉。

    史蒂夫·罗杰斯最终决定发起反击。

    是的,他坚信这是反击而非复仇,从他成为美国队长的第一天起,不,是从他参军屡屡被拒起,他就在心中树立起了一杆正义的旗帜。

    他故意装得像一个一心为好朋友复仇的莽汉一样,孤身闯进了九头蛇位于阿尔卑斯山脉地表之下五百英尺的秘密基地。果然不出所料,红骷髅施密特已经在此布下天罗地网。

    他“寡不敌众”,最终“失手被擒”。

    就在这时,他的好伙伴、好战友们攻了进来,与施密特麾下那一帮已经昏头昏脑只知道高喊“Hail Hydra”的人展开了战斗,而他则去追击施密特。

    没错,打击红骷髅这样的“超级坏蛋”,当然得他这种“超级力量”出手——他的战友们当然意志顽强、战力超群,但对付红骷髅,现行的军队作战方式已经不管用了,还是让他来比较合适。

    史蒂夫·罗杰斯成功破坏了施密特大肆轰炸的计划,却不料在打斗过程中,那个蓝莹莹的方块竟然亮了起来,好像机器启动一样。施密特那个家伙举着方块如获至宝,但是转瞬就化作飞灰消散殆尽,那个方块也落进海里,难寻影踪。

    当然,对这一切,Jarvis Hyman是毫不知情的。那他现在为什么会同样在这片海域上空呢?

    他感受到“二阶魔方”被激发了。

    无限宝石如果被激发,就意味着地球向整个宇宙张开了怀抱,“欢迎”一切访客,无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他来到这里之后,只看到大片崩塌的冰层。

    感受到“二阶魔方”的气息被层层海水所掩盖,直至消失殆尽,他终于放下心来。

    返程途中,Jarvis Hyman选择了从地上走。途径波兰南部某处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钱包好像从兜里飞了出去——顺着那股轨迹望过去,他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儿。

    隐约还能看出条纹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脏污不堪了,头发乱糟糟的,身上都是灰土,眼神警惕、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个铁质卡口的小钱包,正浮在两人中间。

    Jarvis Hyman干脆原地坐了下来,说:“嘿,男孩儿,你也是……什么人给了你这种能力?还是天生?”

    他用英语说了一遍,小男孩儿眼中闪出意思疑惑,随即又被警惕所取代。

    他又换成德语说了一遍。

    不知这句话哪里打动了这个男孩儿,他放松了一些,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钱包还了回来:“我,我实在是太饿了。”

    “这种人有很多吗?”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一大块面包,又喝了一瓶水,“我叫艾瑞克·兰谢尔。我是说,这种有能力的……你也是吗?”

    艾瑞克·兰谢尔?Jarvis Hyman挑了挑眉头,没想到后世一枚硬币艹翻地球、大名鼎鼎的万磁王还有过这样的童年。

    “我叫Jarvis Hyman,你可以叫我海曼。”

    不论如何,既然对方主动,那通报姓名应该是双向的。

    “我说,你既然想让别人叫你海曼,那应该把‘海曼’放到名字的位置上,我们不会天天管别人喊姓氏的。你不喜欢Jarvis这个名字吗?听着还行?”

    “是的,它……它确实是个好名字,”海曼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只是,我就是不太想叫这个名字。有人给了我这个名字,我想保留它,但是……”

他又想起了L的那段话。

    “Just Another Redundant Vain Imitative System(只是另一个多余的、徒劳无功的、伪劣仿品性质的系统),你就指望他去扭转过去拯救未来?别提了,他又不是你!”

    不得不说,实际上L非常照顾他。但是毒舌起来也真让人受不了。

    “算了,Jarvis或者Hyman,叫什么都行。”

    他既然在此开始了新的一生,那么就要学会接纳自己。

    “嗯……海曼,谢谢你救了我。”

    终于从那种几乎让整个人都燃烧起来的饥饿感中缓和过来,艾瑞克·兰谢尔觉得应该对他的恩人好一点,所以还是选择了“海曼”这个称呼。

    “好吧,谢谢你的善解人意,艾瑞克,但是严格说起来你的救命恩人并不是我。”

    “什么?”

    艾瑞克有点不明所以,难道不是面前这位海曼先生不仅没有追究他偷走钱包的企图,还给了他吃的和喝的东西吗?

    “你是从集中营逃出来的,是吗?”

    “你怎么知道?”艾瑞克·兰谢尔本能的警惕起来。

    海曼笑了笑,“德国口音,亲爱的艾瑞克,你看起来有点狼狈,又不是军人,德占区还过得不好的德国口音人士,我猜,是犹太人?而且你至今都穿着这身条纹的衣服。这是集中营特色,我想不至于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开始流行这种款式。”

    “我——我只有这件衣服了!”艾瑞克的声音近似于低吼。

    “我猜,你的能力应该会让你对金属类物品有特别的感应。所以,尽管你不太可能打探到交战形式,但是,凭借这种感应,你可以感觉到大多数的武装措施和防卫措施,例如铁丝网、坦克、飞机、枪炮等等……也许有时你自己未必意识得到,但是这种感觉足以让你避开很多危险地带。”

    “所以对你来说,避开普通军队的战场,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对‘能力者’的特别追踪,你未必躲得开。所以我才说,你的‘救命恩人’另有其人——美国队长,听说过吗?”

    “美国……队长?”

    显然,这个词、这个人物,对艾瑞克·兰谢尔来说,非常陌生。

    “他的对手可比你在集中营可能碰到的那些‘恶魔’们还要更加凶残。约翰·施密特,有人称之为‘红骷髅’,是纳粹的首席科学家,所谓‘元首’的面前红人,统领着纳粹当中针对‘特殊力量’的研究。盟军在诺曼底的战斗牵扯了普通军队的行动,约翰·施密特被美国队长‘吸引’——这才是针对‘特殊力量’的看押出了纰漏的原因。”

    “那他是美国人吗?我们要到美国去才能见到他对吗?美国离这儿很远吗?”艾瑞克·兰谢尔一旦从饥饿与死亡的威胁中挣脱出来,那种少年的天性又层层上涌。

    也许是本能的警惕心也说不定呢?

    “三个答案都是,是的。不过我可以带你‘抄近道’,非常近的那种。”海曼脸上露出了微笑。

    “是你的能力对吗?”

    “是的,”海曼划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空间门,那头是一片碧绿的草坪,阳光明媚,不过空间门很快就消失了,“其实我也可以开空间门,但是空间门是点对点的,这边开门,那边也会发现这个门,所以,以防万一,如果你想跟着我去,我会采用另一种方式。”

    遵照海曼的嘱咐,艾瑞克紧紧的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肩膀上,感到海曼还将一只手放到了他的后颈——艾瑞克抖了一下,但最终也没做出什么。

    合上眼睛之前,艾瑞克看到蓝色的光芒把他们两个包裹到一起。传送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或者奇异。当海曼对他说“我们到了”的时候,好像只过去了一个瞬间而已。

    艾瑞克睁开眼,草坪与泥土的清香恍惚之间几乎让他窒息。

    所以片刻之后,转过身的那一刹那,即使又看到两个人,被发现、被捕杀的风险似乎又开始上涌,他也没来得及叫出声或是发动攻击。

    那个人伸出手,艾瑞克握了上去,这里的阳光与草坪让他眩晕。

    “你好,我的名字是查尔斯·泽维尔。”


评论
热度(11)